Welcome

舍维德:宁可在欧洲骄傲地死 也不在NBA勉强地活

即便在篮球欧洲杯半决赛中惜败塞尔维亚,他也不愿低着头离开赛场。舍维德依次拥抱莫斯科夫和俄罗斯主帅谢尔盖-巴扎耶维奇,然后走向球员通道。走了几步,他驻足回首,又看了看球场另一侧已陷入狂欢的塞尔维亚青年军,鹰视狼顾。

北京时间9月18日,欧洲杯的决赛日,两支被淘汰的球队,俄罗斯将面对老对手西班牙,为铜牌一争高下。尽管这不是最完美的结局,但舍维德决定,将骄傲保留到最后。

当时,欧洲杯还叫做欧锦赛,俄罗斯还是欧洲篮球版图中的一块强劲拼图。用资深塞尔维亚记者诺瓦克的话说,“数来数去,当时能和西班牙掰掰手腕的球队,除了我们(塞尔维亚)就是俄罗斯了。”

2007年的欧锦赛决赛,俄罗斯“掰”赢了西班牙。比赛还剩16秒的时候,被俄罗斯总统普京特批入籍的美国球员JR-霍尔顿投进了绝地逆袭的一记中投。那是近10年,俄罗斯篮球最重要的瞬间。

那一年,舍维德还不满20岁,还只能随国家队征战U20组的比赛。可在电视机前,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国家队取得的巨大成就让他自豪。舍维德觉得,俄罗斯篮球有睥睨群雄的气概。骄傲之心,油然而生。

10年之后,2017年篮球欧洲杯半决赛,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塞尔维亚的年轻球星博格达诺维奇也投中类似的一球。这一球成为了比赛的分水岭,让俄罗斯在最后的1分钟里,再也没有了赢下比赛的机会。当这球投进时,场上的舍维德愣了一下。或许在那一刻,他骄傲的心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被相似的场景刺痛了……

关于舍维德,即便时隔多年,霍尔顿仍然记忆犹新。“刚去俄罗斯的时候,我对那里一无所知。你知道,在那个年代,我们(美国人)中的大多数人对俄罗斯的了解,还停留在史泰龙的电影《洛奇》时代。”他说,“所以我只知道俄罗斯篮球盛产大个子,还有基里连科。可到了莫斯科,我才发现,原来这里的篮球天赋出乎想象,尤其是舍维德。”

在俄罗斯,霍尔顿在老牌劲旅莫斯科中央陆军效力。而舍维德也在那支球队,是青年梯队的重点培养对象。每当球队出现伤病或特殊情况时,舍维德就会被调上一队。“年轻、气盛、极富冲击力。”是霍尔顿在接受腾讯体育采访时,对舍维德脱口而出的评语。随后,他想了想又笑着连说了三遍“骄傲,骄傲,非常骄傲。”

或许是因为霍尔顿的美国篮球背景,在队内训练时,只要舍维德与霍尔顿对位,就一门心思要和对方分个高下。为了获胜,舍维德甚至会忘记训练课的布置和球队的比分。“他对进攻有着无穷无尽的渴求。”霍尔顿说。显然,对于舍维德来说,他把队内训练赛当作了国战。

因为霍尔顿的存在,舍维德始终无法在中央陆军获得首发位置以及稳定的出场时间。在大多数时间里,为了保证他有足够的比赛机会,中央陆军都会把他租借到其他球队中历练。

这或多或少影响了舍维德的表现,也让外界对他的能力评估出现了下降。由此,在2012年,NBA的森林狼队仅以不足300万的年薪,就得到了舍维德。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舍维德开始了他的NBA之旅。

明尼阿波利斯是个天寒地冻的鬼地方,很多NBA球员都不喜欢那里。可这对舍维德来说,恶劣的天气从来都不是问题。因为相比俄罗斯,明尼阿波利斯已经算得上“温暖如春”。

俄罗斯队的中锋莫兹戈夫比舍维德去NBA早些。初次登陆美国,他加盟的是国际化大都市纽约的球队尼克斯。可即便如此,在更衣室里,他也会遭遇很多令他无语的提问,比如“你们是开拖拉机上学的吗?”或者,“你们是踩着滑雪板出行吗?”

这种类似于“西北人都是骑骆驼上学”的提问,在相对偏远的明尼阿波利斯更为常见,舍维德需要解释的也就更多。而这些,都会让舍维德觉得不舒服。因为“我和他一起打过很多年球。在我印象里,阿列克谢(舍维德)是我知道的,最自信的家伙,他超级自信。”现任俄罗斯主席安德烈-基里连科说。那么自信的人,难以忍受那些由于刻板印象而造成的“无心之伤”。

舍维德去森林狼时,基里连科也在那里。这位在NBA征战多年的俄罗斯篮球标志人物一直在帮助舍维德适应美国的人事物,从饮食到语言,从训练习惯到美国的战术打法。“其实,阿列克谢真正的敌人,是他自己。”在本届欧洲杯上,基里连科评价舍维德说,“他是一个特别特别棒的球员。但他需要学习如何管理好他的情绪。要知道,他的激情很容易被情绪点燃,但有的时候,他会激情过头。”

在很多与舍维德接触过的NBA教练眼中,舍维德是个优势与劣势同样突出的球员。在进攻端,舍维德的创造力和能量让人惊奇。但同时,“他又有自己的坚持。”霍尔顿说。如今,霍尔顿已经回到美国,在活塞队担任国际球探总监的职位。由于和俄国的渊源,他对舍维德的评价还算温和。而在另外一些教练眼中,所谓的“有自己的坚持”,就是“难以调教”的代名词。而这最终让舍维德在美国的NBA之旅并不耀眼。

在NBA打了3个赛季,更换过4支球队,场均得到7.2分和2.5个篮板之后,舍维德拒绝了尼克斯的报价合同,决定回到俄罗斯。在那里,他的坚持有更多生长的空间。

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夕,来国家队报到的舍维德留起了一头长发,长度已经到了披肩的状态。布拉特很看不惯。这位不苟言笑的美国教练当众训斥舍维德:要么剪发,要么滚蛋!可对此,舍维德无动于衷。直到球队完成集训,登上飞往伦敦的飞机时,舍维德依然长发披肩。当布拉特再次要求舍维德去理发时,舍维德强硬地回绝说:不!

对舍维德的反应,布拉特觉得那是相当“俄式的骄傲”,也是他的真正性格。因此,布拉特后来再也没有因为头发的问题,找舍维德“谈过心”。回忆起这段往事,舍维德说,因为和头发相比,布拉特更关心“我如何打球,如何完成工作。”

那届奥运会,舍维德的工作完成得很出色。在与阿根廷的铜牌争夺战中,他一个人砍下了25分,其中有16分来自决定胜负的第四节。奥林匹亚科斯“这是史诗级的表演”,在那场比赛之后,布拉特说。

本届欧洲杯,俄国队的主帅已从布拉特变成了谢尔盖-巴扎耶维奇。可无论是谁,对待舍维德的方式却没有改变。“我们必须相信他,这是一切的前提。”巴扎耶维奇说,“只有他,是可以改变比赛进程的球员。”如此笃信舍维德,是因为巴扎耶维奇清楚,回国之后的舍维德已经变成了俄国乃至欧洲最好的球员之一。在本国联赛、东欧联赛乃至欧洲联赛中,舍维德拿下了一座又一座MVP奖杯。他当得起“改变比赛进程”的重任。

在半决赛,舍维德险些改变了比赛的整个进程。俄罗斯下半场落后时,他在最后一节独得11分。如果不是博格达诺维奇投中那记锁定胜局的中投,或许晋级决赛的球队,就是俄罗斯了。整场比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sjmm.com/,奥林匹亚科斯舍维德贡献了33分。这也让他以场均25.1分的成绩,巩固了赛事得分王的位置。

2012年奥运会后,俄罗斯篮球断崖式下滑。2013年、2015年连续两届欧锦赛,球队甚至未能从小组赛中出线。这样的耻辱始终在舍维德心中隐隐作痛,“这成了我前进的动力。之前两届,我们有重要球员缺席了比赛。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更换了教练。但无论如何,球员、教练,我们每个人都想在欧洲的舞台上再次取得荣誉。”

在混合区接受采访时,28岁的舍维德不再青春孟浪。他会说,取得现在的成绩“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全队努力的结果。”但他仍然不会提起NBA,“我根本不会想NBA的事情,不想聊那些人云亦云的话题。此时此刻,我只想着欧洲杯。”

如今,舍维德已剪去了长发,蓄起了胡须。关于他的一切,已天翻地覆。唯有骄傲,一成未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